• 2013

    2014年02月01日

    2013,再见。

    癸巳蛇年,再见。

  • 2012 - [日记 Diary]

    2013年01月04日

    今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太需要總結了。

    已經上道,不知何時回首才合適。

  • 好聲音 - [日记 Diary]

    2012年08月31日

    感冒病了,人就容易消極。周身酸痛,頭暈乏力,就覺得這個世界欠你。悶在被子里發汗,鞭策自己。等身體舒服了,世界又變美好,風和日麗。雖然沒看到螢火蟲,但有中國好聲音的週五來結束八月,也快樂。

    八月,觀影十二,讀書一冊。一邊學做講故事的人,一邊做bartender聽故事。

  • 七夕夜 - [日记 Diary]

    2012年08月23日

    七夕夜,接待兩撥朋友。試新酒,藍寶石麗人。小酒館越開越熱鬧了。戴生戴太,帶冰塊帶牛奶,存酒一樽。查查星座,本月確實有點意思。

    某人從北方回港,天氣過敏,臉頰起了濕疹。情感過敏併發,又吵又鬧,一日四哭。哭出了濕氣毒素,反而適應了天氣,臉頰光潔了。

    西貢三星灣,玩水,抓小魚。游到浮臺,給糾結の昊出主意。浮在海面,變成裝著夢想的漂流瓶。

    興致而歸,發現二十七個未接來電。心一慌,閒情頓散。

    某半夜,和朋友聊天後回家路上,本科室友忽然來電救助。他去南非開會,航班晚點,滯留香港,酒店爆滿,需找住處。要求:兩間房。若是男同事,大可不必兩間房。定是女同事避嫌吧。凌晨三點見面,另一位居然是男的。不是他的同事,卻是本科另一同學目前的同事,之前乘同一航班誤點巧遇。第二天室友約飯約酒,因公司報銷,等於他千里迢迢來請客。當然不客氣。他說,要安靜的地方。頂樓酒吧Aqua Spirit,荔枝味的frozen daiquiri。我們都認識的本科時的學妹來見他,二人見面,相互問候對方男女朋友。學妹倒是多年沒見,說我判若兩人,變得嚴肅。我以前如此活潑嗎?我現在不夠活潑嗎!

    某晚,看完電影,發現又有未接來電!心一驚。虛驚。昊家斷網,來借網絡而已。

    散記到此,希望在八月的尾巴,在大埔看螢火蟲。

  • 導遊哥 - [日记 Diary]

    2012年08月08日

    七月三十號到八月五號,當了六天導遊哥,帶表弟逛街、購物、覓食。當然,因為工作需要,我只能口授機宜,大部份時間還得靠他自己——學會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中,找到路子,拿著票子,尋到樂子。

    表弟的高考成績不理想,去年春節回家的時候,他正在複讀。爲了鼓勵他,我答應他如果這次考得不錯,就送部手機給他。言下之意,其實不管考得怎樣,只要進了大學,就送他手機。他也不客氣,希望在高考完的暑假能投靠我,來港遊玩。回港後,收到表弟短信,闡明了他心儀手機的型號。後來,從我媽口中得知,這鼓勵還是有效果的。表弟努力了很多,模擬考試的成績節節攀升。只不過,最終的高考成績,差強人意了一些,選了一個普通的學校,得以選一個還算不錯的專業。

    去深圳機場大巴站接到他,問他這次旅遊有何計劃,他回答“聽你安排”。其實我也真有點安排,逛街購物,買手機,維港,山頂,港島沿岸,海灘,大嶼山大佛,吃各國菜,LKF。這些安排的項目,的確讓他玩開心了。除此之外,還有意外收穫。

    有一天,尼爾同學慷慨贈票兩張,《聽風者》首映。當晚,表弟穿上新買的襯衣,潔白的板鞋,帶上入手不久的單反,和我一同興致勃勃來到ICC看偉仔迅哥。我也是第一次上到這個360°的SKY100觀景台,港島九龍夜景,盡在眼下。古人登高懷古,我看著滿眼高聳的水泥柱子亮著萬家燈火。

    看完《聽風者》,我問他感覺片子如何。他心不在焉,因為剛才拍明星,結果SD卡壞了,這兩天的照片錄像都沒了。經歷過硬盤損壞的我,覺得這並不是大事,象徵地安慰了他。但他還是孜孜不倦地在網上搜索數據恢復的辦法,花了96元買了恢復軟件,讓這些照片視頻失而複得。晚上,他躺在床上睡不著,講起笑話。一兩個捧腹冷笑話後,我們都覺得餓了,可家裡沒吃的,就回憶起學生時代住宿舍,某位同學吃完方便麵,其他同學輪流喝麵湯的故事。表弟竟然也用同樣的語氣,回憶起自己的初中生活。

    當時也是初中宿舍,半夜熄燈了,某同學口渴。渴得睡不著,就到處找水喝。可宿舍一點水也沒有,自來水也充滿了消毒粉的味道,難以下嚥。口渴同學就挨個把室友叫醒,問他們有沒有水喝。一個同學被叫醒,朦朦朧朧,只見渴同學十分渴望地看著他,“喂!你那兒有沒有水啊?”,朦朧同學想了想,“有!”。口渴同學如在沙漠中找到綠洲,迫不及待想知道水在哪裡。“有,我有方便麵,你拿去吧。”水都沒有!怎麼泡麵!口渴同學喉嚨乾涸,半個字也咆哮不出來,只能干嚥了回去。這時朦朧同學已進入了甜美的夢鄉,把口渴同學留在這無盡黑夜的現實。

    之前聽人抱怨,親戚來港遊玩,陪得很累。這次真是體會到了。工作時間稍稍延長,就收到表弟短信問我,“怎麼還沒下班。”這語氣,其實也讓人心裡不太舒服。不過想想他一個人到處晃悠,計劃的項目也都完成,無所事事的,的確也怪無聊的。最後一天週日,可以帶他走走,晚上去蘭桂坊轉轉。可前一天得知,公司組織大家一起去探望生病的同事,地點跑馬地。索性就帶他去賽馬博物館,之後等我出來一起去LKF,而且六點過,正好可以在酒吧看林丹的決賽。我探望出來,已經七點過,表弟也已布朗運動回了九龍。我們約了在朗豪坊的翠華吃飯。他說自己在公園坐著玩手機遊戲,碰到一個精神有點問題的大叔坐在身旁,不停地看他玩遊戲。他離開公園,跟著路牌指示,來到SOGO,搭扶梯時聞到煙味,跑出來時扶梯冒出濃煙,火警響了,看見消防車趕來。只見他一臉頹喪,感歎浪費了時間,“今天是最無聊的一天”。這時,我也真的體會到了帶小孩的辛苦。

    這是否是我們教育的問題?高考教會學生選擇ABCD,卻沒有教會學生主動、合理地安排自己的時間。當然,我想多了,這可能只是運氣問題。因為他回程的那天,證明了這點。七點過起床,八點半送他坐上開往深圳機場的大巴,十二點過登機了,三點過才起飛,本來飛成都,六點過降落重慶,最後十點過才抵達成都。南航真是給表弟的香港遊畫上了完美的省略號……